当前位置:威尼斯网站 > 关于教育 > 人生难免经历痛苦挣扎,留学心酸路

人生难免经历痛苦挣扎,留学心酸路

文章作者:关于教育 上传时间:2019-10-01

本文选自《想不出来的博客》的博客, 点击查看博客原文**

  好在路我很熟,终于安全回到了目的地。进屋时我大喊了一声:“我回来了!”屋里的人“嗷”的一声叫,吓了我一大跳。“太好了,终于回来了!可吓死我们了....。叶子都快急哭了...。”大家纷纷过来看我。看我淋了个透湿,都很关心地说,赶快换衣服吧。这使我一阵感动。远离父母,也还有人关心啊!回更衣室时看到叶子,她拿了一条新毛巾,犹犹豫豫地想递给我。我没接,转身进了更衣室。进门的一瞬间,我看到了她失望的眼神。

我晕车,晕得厉害。当我拉着行李箱,慌慌张张走出九州的福冈国际机场时,才知道我真的远离了父母,真的要自己面对日本这个陌生的世界了,于是心中一片忐忑

  很快我就发现她无处不在,经常是“不期而遇”,甚至在我送货的寿司店里都看到了她的身影,只是她不再跟我打招呼。我倒是松了口气,不是我麻木、不想浪漫,有个漂亮的日本MM追,那感觉多爽啊!可我实在是没心思!我十分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,一个连吃饭都成问题的学生,没时间,没精力,也没本钱追女孩。为了学费和生活费,每天打工我累得贼死,哪有那心思呀!每到傍晚,看着我一双被水泡得发白的手,看着我住的那个极其简陋的房间和窗外京都美丽豪华的夜景,我的心里都特别难过。也就在那个时候,我变得坚强了和理智了。

从福冈国际机场到我上学的所在地别府还有一段汽车路,在忐忑中我终于到了别府。对中国人来说,这是个小而又小的城市。我就读的大学叫“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”,在当地算是个比较有名的大学,听名字倒是不小,与中国的大学比起来,其实没有多大。通过教学楼可以看到连绵起伏的郁郁葱葱的山脉。景色、空气倒是不错

  那时,通过打工,我理解了日本的企业文化,就是先把人打倒,冷眼旁观他的反应,如果还能勃起就是人才,早泄了就是脓包。

一连好几天我都是晕忽忽的。接下来就是入学报到、填表登记、办卡、安排宿舍,昏头涨脑、忙忙碌碌的也没顾上想家。现在想起来,那时真晕啊

  不过中午大家吃饭时我也主动跟她说话,非常礼貌。常常因为我的日语错误引得大家哄笑。然后,他们就非常耐心地教我应该怎么说。慢慢地,我的日语有了提高,跟叶子也熟悉了。

到日本的第一感觉是什么东西都贵!贵得让人着急。我习惯把想买的东西换算成人民币,一算,就吓一跳!然后就舍不得买,舍不得吃。几天下来人就受不了了。后来就迫使自己不换算。接下来就盘算自己带的这点钱够不够。算完之后就产生了一种危机感,这是平生第一次感觉到的,生存危机。钱用完了打不着工怎么办?没钱交房租是不是就得住桥洞子啊!(不怕大家笑话,来日本时我带了一床军用毛毯,就是为住桥洞子做准备的。)第二年交不上学费是不是就得打道回府啊?那真是一种很恐怖的感觉

  我发现她很单纯,说话还带着稚气,声音柔柔的,是那种谦卑、贤良的传统日本女孩,跟我在日本大学里见到的那些标新立异、疯疯癫癫、花里胡哨的现代女孩不一样。送货回来晚了,常常是她给我端饭。那些大妈大叔就起哄:“中国帅小伙儿,多吃点儿啊!”

有人说,人活在世上,第一个扶我们站立起来的是父母,而第二个让我们站立起来的就是灾难了。我现在的处境,在我二十几年不长的生涯中不啻就是一种灾难了

  叶子跟我说,她在学中文,这倒引起了我的好奇。 “为什么?”我问她。 “不为什么。以前一直想学,没机会。” “现在有机会了?”我问。她笑,抿着嘴。她笑起来挺淑女的。

下课之后我开始拼命找工作。我前面说了,这所学校在山上,交通十分不便,每次下山找工作,光乘车费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而在这个小城市中,区区可数的可以打工的地方都被高年级的学生占领了。三个月下来,我处处碰壁,带的钱却逐渐减少,但仍然没有找到可打工的地方,心情一下就沉重了许多

  后来,发生了一件让我猝及不防的事情。那是个星期天,又赶上日本的盂兰盆节,店里很忙,叶子也加入了准备送货的工作。虽然是夏天,但双手长时间泡在冰凉的水里还是很冷的。我看到叶子的手冻得通红,其实她是可以戴手套的,可她却偏不。

我在国内通过了日语二级,自认为生活用语没问题, 实践起来远不是那么回事。找工作我就是那么两句话,人家多问一句就傻眼。上课就更抓瞎,其中一门课还是什么日本历史,全是中国老皇历上的繁体字,发音又完全两样。一节课下来一头雾水,什么也没听懂。

  装完箱后,我到里屋拿单子,叶子跟进来,我转身的时候,她突然迅速把双手插进了我两侧的衣服口袋,似乎是取暖,那样子就像在拥抱我,有点任性,也有点不容置疑。我们都不讲话,一动不动地站着。她美丽的眼睛照耀着我,额头几乎碰到我的嘴唇,头发弄得我脖子痒痒的,我却不敢动。我紧张地听见了自己的心跳。那一刻,我知道我的脸红了,浑身燥热,尴尬之极,不知该怎么办。

这下可惨了!事情怎么会是这样?吃不下睡不着,几天下来嘴上就长满了燎泡。夜里静下来,满脑子都是怎么办,头都想痛了,也没有想起什么好办法。

  老板在外面大声叫我。我犹豫着,吃力地摆脱她的双手,走出了店门,如释重负。我听到她在背后吃吃地笑。

我知道这时候一定要坚强,未来的路还很长,也很艰难,我知道这时只能靠自己。在青岛机场临别的时候,妈妈用手拨开我额前的头发,摸了一下我的脸颊说,勇敢点儿。我朝她笑了一下,可能是我笑的太凄然,我看到她的眼圈猛然红了。保重,我说,然后我就走了,没再回头。现在想起那天的情景,觉得自己还是很坚强的。

  从那以后,在店里只要我们目光相对,她就一笑,神神秘秘地。我不是不善于表达,只是不善于用日语表达。我当然能读懂她心里在想什么,好歹我在这个世上也活了二十几年,所以才清楚地告戒自己:不能给她以错觉。我刚来日本半年,什么都没有上路,每年有那么多学费要交,有那么多学分要完成,千万不能给自己制造麻烦啊。更主要的,是我不想伤害她。

一学期下来我仍然没有找到工作,但日语已经有了很大提高。

  但是,只有我自己清楚,在我心情没落到底谷的时候,叶子成了我在日本的第一个日本异性朋友。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,叶子的关爱几乎是我唯一的欣慰了。一个安静、乖巧的日本女孩儿,默默凝望、顾盼流转,深情的眼神真切地投在我寂寞的打工日子里。

放暑假的第二天我就踏上了去大阪的轮船,从大阪乘车到了京都,住在京都大学我一个同学的宿舍。我觉得京都这样的大城市应该好找工作,没想到也这么难。因为是放假期间,京都的很多学生都在找工作。我每天天不亮就奔波在京都的大街小巷,见门就进,见人就说,把京都的地图都研究透了,跑遍了每一条街道,甚至哪儿有公共厕所都一清二楚。

  有次我骑车在喧闹的大街上送货,惦记着都送哪几个饭店,猛然一首很熟悉的歌声隐隐约约飘了过来,心里一颤,听着听着泪水就涌满了眼睛,那可是一首我们中国的歌啊!我停下车,神情有些恍惚,仿佛自己在国内某个古老的小镇子里,有种做梦的感觉。我知道这时哭是绝对不合适的。歌名一时都不记得,可是我很熟悉。“走吧走吧,人总要自己学着长大。走吧走吧,人生难免经历痛苦挣扎…” 那么熟悉的旋律,那么熟悉的歌词,仿佛我身上的一根神经被它轻轻一拨,就牵动了我的心,一下就唤起了我以前小时侯的回忆。现在才发现,以前唱这首歌是无病呻吟,现在才理解歌词的真正含义。我想,这也许就是远离家乡的海外游子才会有的心情吧。

那天真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,也许是我不容置疑的态度让那位日本老女人退让了。那是一家门头不小的水产店。她听了我的来意后马上说:“我们不要外国人,我们没有和外国人打交道的经验。”态度非常之坚决。我听了头一下就大了,来京都已经好几天了,路费、食宿已经搭进去不少钱,时间不能就这么一天一天白过了。

  要问自费留学生最苦、最难忍受的是什么,就是寄人篱下,就是这样的生活所形成的压力,你要为高昂的学费、生活费努力,这样的压力会一天二十四小时陪伴着你。有些学生来了好几年了都无法摆脱这种心理压力,只要待在日本一天,就得承受一天。

我着急地向她发了一串连珠炮:“你们不用外国人,就永远不会有经验!对不对?我年轻啊,什么都会干,不就是送货吗,没问题!自行车、摩托车、汽车我都会开,(其实我不会开汽车,赌一把了!)外国人打工比你们日本人应该更好管理,我们人生地不熟的,根本不可能,耍滑,是吧?再说了,我是个刚来日本的学生,打工挣点辛苦钱,就是为了下学期交学费,干不好还怕让老板你给辞工呢,怎么能不好好干呢,你说是不是?”一大段激奋且有逻辑的语言下来硬是没打嗝,日语流利的连我自己都吃了一惊。所以,在这里奉劝那些想来日本留学的同学,语言不好是很难找到工作的。当然,家境好不需要打工的例外。

  后来在京都结识了一个来自西安的还在语言学校学习的中国学生,比我还小两岁,由于日语不行,来了大半年了还没找到工作。他说,他的钱快用光了,吃饭也成问题了,下星期说不定就搬到桥洞子去住了。我为他着急,心想反正快开学了,就介绍他顶替了我的工作。他对我十分感激,说:“哥们,再来京都我请客啊!”

她瞪着我,呆了好一会才摇着头笑了,争辩几句很快就退让了:“要不,你就先试试吧。时给850元,不算高,可中午我管一顿饭,吃的和其他店员一样。注意事项,你看看这个。”她拿来一张纸。我暗自高兴,装模作样地溜了一遍,也没看太懂,说:“没问题,以后请多关照!”就这样,在京都的一家水产店找到了我来日本后的第一份工作。

  开学在即,我就要走了。离开京都的那天我没有见到叶子,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。我很失落,就像丢了什么东西一样。我在心里说:“再见了,京都!再见了,叶子!”不过这样也好,我还真不知道在离别的时候能跟她说些什么。

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给京都的各个寿司店、饭店送活鱼。只要来了电话,老板就吩咐我装什么样的鱼,装多少,然后放进水箱,按地址送走。我骑着摩托车大街小巷乱串,背后是高高的水箱,京都这个古老的城市我早就转了个够,这时不再需要熟悉地形。有时一趟要送好几个店,帐目、地址、数量是千万不能搞错的。为了记住那些名堂繁杂的鱼名字,让我着实费了点儿劲儿。

  回别府的船上,我在包里发现了一封信、几罐饮料,还有一个深蓝色的日本式小门帘,分成三片的那种,上面绣了白色的荷花图案。信中夹了叶子的一张照片,她站在水产店门口,样子有些伤感,似乎是刚照的。

第一次送鱼就被客户发现我不是日本人,因为我不会像日本人那样大幅度鞠躬,还要高声说:“谢谢订货!”刚开始客户还不满意,说:“这个人怎么这么傲慢啊,我们订他的货,他还跟大爷似的。”我只好解释说,我是一名中国学生,刚来日本,不知道以前你们都是怎么干的。他们很快释怀:“哦,外国人?不难为你啦!”后来我们还成为了朋友。

  信是中文写的,一笔一划,十分认真。全文如下:

每次回到鱼店都要大声说:“我回来啦!”中午饭是轮流吃,轮到谁也要大声说:“对不起,我先吃饭了!”有次我说的声音小了,老板还不愿意,“不行,别人听不见。你得大声说。”开始我觉得很别扭,喊什么呀,有这必要吗!小日本的规矩就是多。不过慢慢发现也有好处,至少让大家知道,每个人都在干什么。习惯就好了,入乡随俗嘛。

  漂亮的中国哥哥,

老板对我还不错,因我对送货的路线熟悉了,加上对我也信任了,有时还让我顺便带回几十万日元的货款,并很快给我加了工时和时给。中午就餐常常还能得到一些十分新鲜的生鱼片之类的慰劳品。这些食品在超市是很贵的,象我这样的学生都是望鱼兴叹的主。

  你好。 我们被帮助,非常感谢打工。

在店里打工的日本人都是些中老年人,很欣赏我的勤快,送我礼物又请我吃寿司,就因为我是这个店里的第一个外国人。“在你们中国,男孩儿长得都像你这么帅吗?有没有媳妇呀?” 我被他们问得有些不好意思,虽然他们都是些大妈级的人物。他们看我窘迫的样子,一阵大笑。

  我的父父、母母喜欢你。大家感谢你。

普通日本人生活得也很辛苦,有一老头儿70多岁了还在拼命工作,他的任务是剖鱼。看他剖鱼真是一种享受,动作熟练快捷,准确到位,三下五除二,一条大鱼就被截肢了,干净利落。他们为了养家糊口,为了支付到退休才能还清的巨额住房贷款,不得不在短暂的人生路上拼命。履行完职责也就意味着人生的终结。我想,日本人的敬业精神虽然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,但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。这种生存方式令我感慨。

  我送礼品和照片儿。果汁的特产京都,请用喝。

在我打工的水产店里有个小女孩,看样子比我小很多,长得乖乖巧巧的,经常躲在厨子后面,笑眯眯地,好奇地偷偷看我,后来我知道她是老板的女儿,叫叶子。

  日本门帘的我母亲手工做品,请使用。

她走路会带过一阵风,清凉凉的有一股香气。

  你虽然在日本,但没关系,你说巧妙的日语,我过乐了。

有次在我送货回来的路上下了大暴雨,马路上的洪水汹涌澎湃,摩托车熄了火,我感觉到连车带人随时都有被洪水冲走的危险。但我绝对不能放弃,不能放弃这辆摩托车,否则这工我就白打了,更不能放弃生命,我死了,我老爸老妈怎么办啊,来日本读大学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这一辈子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交代了...。我胡思乱想着,使劲把持着摩托车的车把,咬牙坚持着,小心翼翼地慢慢走过一条条马路,推向水产店。

  相信你坚强地走过。希望你脸上的笑容看到。好看。

上一页12345下一页

  请你来有机会京都。认识你,我很高兴了。

  想你的 叶子。

  我的眼睛湿润了,谢了,一个萍水相逢的日本女孩。是啊,我漏听了太多的心灵语言。为此,我一直满怀歉意。对不起了,叶子,我没有回信,是因为担心你那敏感的心禁不起打击。叶子的情意慷慨地点缀了我这寂寞短暂的打工生涯。

  在这个十分现实又十分功利的社会,我认为爱情也是缥缈虚无的,人们总是喜欢追求黑夜里闪烁在无际空中的星星,充满着幻想与渴望,实际上常常却只能收获眼泪。爱情这时对我来说很奢侈,也很伤人,只有生活,换句话说,只有活着是必须的。

  我在学校获得的是二等奖学金,免交60%的学费,这样每年我只要交40多万日元就够了。这次京都打工打了35万左右,当然我还得除掉我的来回的路费。其实对我来说,学费是小头,生活费也就是吃、住是大头,将近100万。就是说,开学之后,上课之余,每个月我还得至少打工挣10—12万,才能保证我的学业。

  除了我在京都一家水产店找到一送鱼的活儿外,在别府市我没有找到任何打工的地方,虽然我一直抱着希望,拚命在努力。就这样,寒假来了。看着同学们纷纷订机票回国,我很着急。虽然这一年没有挣到多少钱,虽然第二年的学费还没着落,虽然知道应该留下来继续找工作,可是,可是在最后一刻,我忍不住还是订了回家的机票。

本文由威尼斯网站发布于关于教育,转载请注明出处:人生难免经历痛苦挣扎,留学心酸路

关键词: